抽动的鼻尖,老毛病——此刻像脸上的痣一样可以容忍,直到苦恼让位于一种挖苦的讨好——最初作为上帝的马刺埋入地下,以驱动祂封闭在泥土的马厩中的灵魂;长久使用,却变成灵魂的痴迷放荡的主人的枕边密友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
心得/评论

分享本句子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