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告诉吾幺妹阿植,一定牢牢地让她记住—三娘,生何益,死何益?”
三娘,你活着虽没有多大用处,可是,因为思念兄长而死去了,又能怎么样呢?所以,请你一定,一定好好活着啊。
我小心翼翼地灌溉,一日复一日地期待,那么费力,植成参天的乔木,岂愿见你终有一日从容赴死?
我也曾备下三十三城嫁妆,预备嫁我价值连城的掌珠。
只可怜我这孩儿,送嫁的兄长徒然死在马背上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
心得/评论

分享本句子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