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类是一根系在兽与超人的之间的软索——一根悬在深谷上的软索。 往彼端去是危险的,停在半途是危险的,向后瞧望是危险的,战栗或不前进,都是危险的。 人类之伟大处,正在它是一座桥而不是一个目的。人类之可爱处,正在它是一个过程与一个没落。

——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
心得/评论

分享本句子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