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一个族群如果失去认同,最令人类学家扼腕的是世界失去了某一特殊“世界观”。世界观是一个民族数千年互动与思考的产物。因此一个民族的小事也代表人类可能性的萎缩。对人类学家而言,一个民族的人数多寡无关乎他的重要性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
心得/评论

分享本句子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